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水文化 >> 水之悟
无悔的担当
发布时间:2019-09-11 16:33:02来源: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:姜丽敏

我叫李志昌,今年40岁,是余干县砂管局执法大队教导员。

熟悉我的亲人和同事都知道,过去的李志昌身体魁梧壮实,做事雷厉风行,典型的退伍军人作风,可不是今天站在大家面前这个模样消瘦的李志昌……是的,因为一场生死经历,我的体重从180多斤直降到140多斤,身上掉了三四十斤肉,倒显得我比从前斯文了。

2018年11月23日,我带领执法人员到洪家嘴乡严溪渡村一处非法采砂场开展执法取缔,刚到那里,听对方问了一句:谁是带队的?我站出来回答:我是带头的!歹徒二话不说扑上来持刀行凶。事发突然,我在避让中被脚下电缆线绊倒,腹部、面部被连捅数刀,身负重伤。半年来,我在上海、南昌等地接受了 3次手术治疗,身体有所恢复。时至今日,我的右脸仍然麻木,右耳的听力也完全丧失。被捅破的肠子一度在体外“流浪”了5个多月,现在总算可以归位,又放回了肚子里。

事发之后,许多人问,当时你害怕吗?事后会后悔吗?

我不会唱高调,但是在我人生的词典里,的确没有“后悔”一词。

说实话,事情发生的那一刻,根本来不及害怕。在农村长大的人都见过杀猪,歹徒把刀捅进我的身上时,和杀猪真的没什么两样。一时之间,我竟然没有感到疼痛。看到血“呼呼”地直往外喷溅,我本能地用手去捂住伤口。混乱之中,我听到人群中传出“快打120,快叫救护车”的声音。与此同时,另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响起:“来不及了,等救护车来,血都要流干了”。求生的本能驱使我艰难地向执法车爬去……反应过来的同事们,七手八脚把我抬上车,护送到了医院,模糊中我感知到了医生对我实施输血、包扎等抢救措施,不久之后我失去了意识。再次醒来,已是在省一附医院。

都是爹生娘养的肉体凡胎,虽然死里逃生,身体终究还是吃了一通大亏。事后回顾,说完全不后怕那是假的,但“后悔”却是没有的。危险场合,要避开也完全能够避开,可是作为县采砂执法大队的教导员,又是一名退伍军人和共产党员,哪怕再让我选择一次,与非法人员对峙时,我依然会站在最前面。今天我们很多人在讲“担当”,强调当干部要有担当,我从没有刻意去揣摩过“担当”二字的含义,但我知道,一旦有什么事情,我李志昌一定会站出来,自然而然。

当然,血不可以白流,伤也不能够白受。今后面对违法分子,绝不可麻痹轻敌,应该对事情多方面摸排了解,注意区分黑恶势力和人民内部矛盾,做好两手准备。同时更要加强执法队员日常演练,做好执法行动前各项防护准备工作,确保我们的执法队伍召之能来,来之能战,战之能胜。

我想强调一点,遇事情站出来,是凭借底气支撑,而不是一时冲动。砂管局在日常执法中,经常遇到不法分子偷运倒卖砂石事件。2018年9月26日,在昌万公路古埠镇执法点,在蹲守中发现一辆疑似倒卖砂石违规车辆强行闯关,我带领队员随后追赶,中午时分在万年县交界处成功拦截。当时司机态度相当恶劣,指着我们破口大骂,还有要动手的冲动。等他情绪稍微稳定之后,我站在烈日之下,与他沟通了一个多小时,最终成功说服司机,将车开到国营古埠砂场卸载了砂石。前几天,江西水文化的记者采访我时,十分好奇我是如何能够降住那些人,使他们心悦诚服的。其实,概括起来就是八个字——“亮明身份,阐明利弊”。我们每个人都有多重身份,我李志昌既是爹妈的儿子,也是老婆的爱人,还是儿女的老爸。但是在执法场合,我唯一的身份就是余干县砂管局教导员。第一时间亮明了身份,是为了给涉事人员传递一个信息:这个人是能管事的!只有这样,对方才愿意听我们说话,才能起到一定震摄作用。一旦对方的气焰降下来,我会抓紧时机,及时普及《亚博河道采砂管理条例》并阐明配合执法和负隅顽抗的不同后果,劝对方冷静下来好好衡量个中利害关系。这时候再加上耐心的态度、恳切的话语,绝大多数情况下,都能够将企图违法的人拉回正确的方向。简单的八个字能够奏效,其实是充分掌握了违法分子心理活动的结果。

总之,既然从事了这样一份工作,就不能怕这怕那,更不能因为受了伤,就活在后悔中。比如后悔转业时放弃了其他几个单位,选择了砂管局。人和单位的缘份其实是和找对象娶老婆差不多,选择了就是一辈子,就没有后悔这一说。

有人问我这种敢打敢拼的性格是天生的,还是多年来在部队的大熔炉铸就的?

应该说,每个人性格里都有一部分是天生的,比如我对待生活的乐观和工作时的犟脾气。但绝对不可否认,正是16年的军旅生涯在我的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。

高中毕业那年,我刚满18岁,光荣参军了。部队接兵的干部当时说了一句话,让我记忆犹新。他说,农村的孩子能不能跳出农门,当兵是一条路,看你们能不能把握住机会。

第一天到部队(广东潮汕,75240野战部队)正是中午,放下包袱,气也没好好喘一口,一同入伍的老乡全被打散了被分头领去训练了。刚经历了旅途的疲惫,紧接着又投入到高强度的训练中去,对于我们这些新兵蛋子来说真是苦不堪言,好不容易熬到傍晚训练结束,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我,想到快到开饭了不由充满期待。可到了食堂一看到那大盆装着粗糙的饭菜,瞬间胃口全无了。不过后来,我不但能吃得下那些伙食,还越吃越香了。

我一直没忘接兵干部的话。新兵连三个月,俯卧撑、下蹲起立、仰卧起坐每天“3个100”训练下来,我的体能测试次次全优。由于表现突出,新兵连训练结束后我被选送去学开车,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技术兵。那时,驾驶员在部队算是稀缺资源,我深知机会得之不易,用心学习驾驶技术之余,总是利用午休时间抢着去挑大粪、种菜,多帮连队搞副业,以表达内心的感恩。

很快我从一名新兵升为副班长,又当上了班长。当班长期间,手下一名技术兵在一次外出执行任务时,把车给撞了,车辆损坏严重。他着急万分,不知如何是好。假如事情直接上报,这名技术兵将会受到严厉的处分。得知消息后我第一时间赶了过去,决定陪他一起承担修车事件。陪同修车的过程中,我突然感到肚子剧痛,当时我没有多想,只想忍耐着把车尽快修好,尽可能保护好这名战士的前途不受影响。不料后来肚子痛得越来越严重,被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8医院去治疗,经检查才知道是阑尾炎。医生质问我为什么拖这么久才来,差点要穿孔了。

不可否认,作为一名普通的农家子弟,内心想要跳出农门的愿望十分强烈,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受这种愿望的驱使,使得我在部队的每一天都非常刻苦努力。但归根结底,是部队的严明作风和铁的纪律塑造了我,是老班长等一批军人的言传身教帮我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,才有了积极工作、热情助人、团结战友的我。时至今日,执法的路上我依然延续着当兵时的习惯,喜欢大声唱起《团结就是力量》,因为倍感士气提振,凝聚人心。

2014年,我告别了16年部队生涯,转业进入砂管局工作。应了当初接兵干部的那句话,家里兄弟姐妹5人,总算出了我一个跳出农门的,父母因此感到体面,觉得我为家里争了光。然而去年出了这个事后,全家人都痛心不已,连我近百岁的爷爷也惦记我的伤情。他们想不通别人端着公家的饭碗都安安稳稳的,为什么我会为了公家的事差点把命搭进去了,太不划算了。他们看着我消瘦的身躯叹着气说:你太笨了,何必这么硬拼呢?

面对父母妻儿满含隐忧的目光,我的内心也不是滋味。但我依然一次次笑着对他们说,身体全都好了,一点问题都没有……瘦点好啊,瘦点更健康,还不要想各种办法减肥呢……

在这里,我想告诉我的父母:你们的儿子并不笨,为了工作去拼命是这么多年受党和部队的教育,为此负伤、流血我无怨无悔。请依然为儿子感到体面吧!

分享到:
网站地图